农商研究院Farmigo.Net注:在第五届中国淘宝村高峰论坛上,叶挺(淘宝大学运营中心负责人),就针对当前县域电商发展过程中常碰到的“人才荒”问题,发表了《如何培育农村电商带头人》的主题演讲。

“2017,我心中的三个年度关键词”

就在前几周,我们团队在内部开了一个小会,让大家一起总结一下2017年的关键词。我提的第一个关键词是“新零售”。

为什么这么说?

这一两年的变化非常大,和我们原来说的在线做生意的方式不一样,现在,我们逛商超的时候有了小米之家。它的平效、运营效率都很高。做零食起家的三只松鼠,自己也做了一些门店。

看似我们很熟悉这样的生意,但是小米和三只松鼠难道只是开了几家门店吗?不是。从外表看似乎只是几个店,但是,当我们走进去看,他们的运营方式、品牌传播方式以及他们的会员维护体系和传统的商业模式都不太一样。

区别于在线运营,新零售的商业模式使更多的商家参与进来了。不仅是线上的品牌,线下的银泰、苏宁以及今年的盒马鲜生,都围绕着消费者的体验升级、围绕着经营效能的提升,在升级变化。

我提的第二个关键词是内容电商。

这个名词不是今年的,去年我就注意到,当去年淘宝网开始做直播卖货的时候,这件事情让很多人诧异。原来大家都觉得,淘宝网就是卖东西的,点进去买买买就可以了。但是现在有很多的年轻人喜欢玩直播,他们在直播方面有很多积累。

淘宝大学有一位学员叫“珍珠哥”,他开了一家卖珍珠的网店。他来淘宝大学达人学院学习了三四期,在结束学习课程后,他觉得可以试一试直播。不过,这一试不要紧,在他所在的诸暨山下湖,一下子引起了轰动。他用直播这种新颖的营销方式,积累了很多的年轻客户。现在,他的淘宝店有几十万的粉丝积累。

第三个关键词,我提到了特色卖家。

今年,淘宝网举办了造物节。参加造物节的108家神店,有很多神奇的玩法。其实,不仅在造物节会有这样的神店,在双12,同样会有很多好玩的店铺,这些店铺也会为消费者展现各种有趣的运营玩法。

知己、知彼、强化执行,决胜县域电商的三大关键

把这几个关键词转化到我们今天聊的农村电商后,农村电商又该怎么做?

在我看来,现在整个外部环境发生了很大变化。如果说,以前我们是学习别人经验的话,这几年,当我们去日本、韩国这些国家看了一圈后发现,虽然他们的线下商业形态比国内先进和完善很多,但是,在线上,我可以骄傲地说,那边确实比我们现在稍微落后一点,我们是有底气说这句话的。

在每次变化到来的时候,很多人感受到了悲壮。会觉得为什么又有变化了。可是,还有很多人是从变化中看到了弯道超车的机会。电子商务不是传统的商业形式,围绕变化,从这个机会出发,就看你能不能把握。

说回到现实,我们和淘宝大学做县域培训的讲师了解后发现,很多电商做的好的县域,在顶层设计上有着惊人的相似。

他们不仅在顶层设计上很厉害,在模式上也有很多独到之处。不过,我认为,县域的电商模式可以看,但是千万别照搬照样去抄。县域在很多时候要因地制宜去规划,去制造更好的更有效的本地化政策。

这样做,不仅能够更加了解市场的变化,更能了解自己。知己,是县域做电商的第一步。

而知彼,也同样重要。县域政府在做电商时,不仅要了解目前电商玩法有什么变化、有什么机会需要抓住,还需要更深入地了解当地产业,并更深入地洞察消费者。

第三个是相对比较关键的一点,即能够强化执行。知己知彼不是特别难,我们愿意花时间、精力做好调研后,又该如何去强化执行呢?

我们看到了很多做的好的县域,它们有一些共同点,即政府应该更好地去引导、去搭建一些基础设施,去更好地搭建平台,以期更好地引入优秀的服务商。通过政府引导,服务商落地,把本地的商业环境孵化出来。

树榜样、燃希望,农村电商也要出韩都衣舍赵迎光

但是,具体又该怎样做?

我们认为,破局是关键。我们提炼了一些核心的做法,即县域电商在拥有了专业服务后,把政府投资和服务商运营结合在一块。

前不久有一个学员和我们讲,他做电子商务半年了,但是好像没有什么效果。我问他做的是什么。他和我说,他在刚开始做的时候,前期去乡里筹备了资金,又花了一两个月的时间了解了供应链问题,后来又花了时间学会了店铺装修。过了大概半年时间,店铺基础设施可以了,他觉得是时候开门做生意了。但是,最后还是没做成。

我们发现这个学员关键的地方是,前面工作做了很多事情,但是越往后越没有生意和订单。这个学员遇到的情况不是个体问题,在其他地方,同样会发生这样的问题。前面做了很多准备工作,但是越往后,越发现很挺难做。

“这个好像听不懂,那个也算了吧”。就这样,慢慢的就下去了。前期维持热情容易,后续长期坚持一件事情却很难。那该如何做?我觉得,让大家看到希望是关键。

之前有一位河北省的县长来找我,他提出来他们这边有一些本地商品很难卖出去,问我能不能帮帮忙对接一下阿里巴巴国际站的同事。

我内心很敬佩这位县长,因为他做了很多资源协调的工作。之前,我们有一位讲师讲过一句话,他说政府在推进电商时不是锦上添花的,而是做雪中送炭的。政府在关键的时候能够把事情执行下去,把网商扶上马,在这样的结点里,当一个企业、一个区域能够看到更多的希望时,这个地方很多人自然会跟着一起做起来。

讲到这,其实就有一个农村电商带头人的问题。

带头人不是凭空而起的,之前很多人都讲,企业家不是培训出来的,一定是实干出来的,一定是在街头小巷里面杀起来的。同理,带头人也是。如果没有好的环境,没有因地制宜的政策引导,带头人可能会分为几个阶段才能发展起来。

第一初级阶段,在电商发展之初,很多时候政府说服带头人去做,这件事很重要。因为,刚开始很多人是看不明白、看不懂的,如何让大家看得清这件事,非常重要。

最开始时,通过大的培训,通过一对一的培训,我们点燃网商的希望,这个是很重要的。如果可以激活网商向上,这个东西比给他们多少钱都有用一些。

当很多人愿意去做电商后,这个时候,政府的角色就非常关键。因为,物流、快递等基础设施需要投入,政府要把创业的门槛降低,这样,在有越来越多的人有信心后,才能最终做得了这件事情。

在县域网商们步入了相对成熟的阶段后,我们应该从中去树立一个榜样,并更好地培育当地网商。在搭建好这样的培训体系后,县域电商也能够更好做一些。

淘宝大学的培训到今年已经做了11年,我们培训了自己的200多位讲师,全部是一线的卖家出来的。但是,我们发现光靠外部借力的方式培养本地电商人才是远远不够的,因此,发现区域里面的好苗子,让他们成为本地讲师,对于县域电商的发展,帮助作用同样巨大。

于我们自身而言,我们的培养体系,可能用简单的两个字概括,选和育。选是通过市场手段大浪淘沙选出来的,育是通过系统性的培养,通过教授来帮助县域网商更好地向上走,这是我们能够做到的。

淘宝大学现在不光有线下的培训,还有在线的培训,一年的培训人次在5千多万。淘宝村的学员通过淘宝大学线上线下大概培训了13325名,这个数字覆盖了95%的淘宝村。另外,淘宝大学在这个阶段里面,还针对做顶层设计的县域干部实施了一些培训。接下来我们还会继续。

11年间,淘宝大学这个学校里面,走出了韩都衣舍这样的成功企业,我们非常憧憬,未来在这片农村电商的沃土上,能够走出更多优秀的企业家和专业的人才。我们希望通过这个力量,能够为农村电商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

农商研究院Farmigo.Net,由一休(微信号:yixiuorg)发起,实践和研究农业电商农村电商